元气招财

“我等不及,太爱你了。”

小小的神明


爱豆是一位一线大明星,人气超高,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个月绕着好几个地跑行程,然而人前过得光鲜亮丽,人后累得脚一沾着地就能睡着。
“太心疼了,”站子前线A哭唧唧地对站子前线B说,“我们哥哥如果能有个小精灵就好了,保佑我们哥哥不要再那么累了。”
站子前线B也哭丧着脸:“就是啊,不给自己放假,好歹也心疼心疼我们这些前线吧。”

先不论因果关系对不对,总之上天听到了殷勤的少女粉丝们的心,这就把还在嗑栗子的小精灵一脚蹬了下去。
小精灵这一摔就摔进爱豆带帽卫衣的戴帽里,咕噜噜滚了几个滚,正要努力扒拉着衣服站起来,爱豆就把卫衣帽子给扣上了。
“嘶——”
“哎哟。”
两个人都被磕了一下。
“谁在我帽子里扔礼物了?!”努力调整好面部表情的爱豆心里却在气呼呼地想,“想让我打起精神来也不用下如此毒手啊!”

不过这礼物也……太神奇了……
爱豆和从自己帽子里飞出来的小精灵在试衣间内大眼瞪小眼。
“你你你你你——!”
“嘘!”小精灵赶紧打断他,“别大声说话!不然揍你!”

惨,大明星竟惨遭威胁。天理何存?!

爱豆面对面前这个挥着翅膀的不明物体,还是默默地降低了音量:“……你到底是什么啊?”
小精灵清了清嗓子:“咳,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愿望小精灵!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嗯?这熟悉的官方自我介绍模式是怎么回事?
“愿望小精灵?”爱豆重复了一遍,半信半疑地盯着小精灵盯了一会——
“不不不我绝对是看错了不不不怎么可能会有小精灵这种东西呢,”爱豆闭上眼来开始自言自语,“一定是压力太大了……对对一定是太累了……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醒一醒……”

“你怎么还在啊!!!”

“都说了我是你的小精灵啊!”小精灵气呼呼的,凑过去掐了爱豆的脸一把,爱豆疼得大叫了一声。
门外开始有人敲门:“……换好了吗?赶紧出来化妆吧。”
爱豆磕磕巴巴应了两声,继续用惊恐的眼神盯着小精灵看。
“唉,没办法了,”小精灵叹了口气,“呢,看见你刚才穿的那条衣服没——姜姜!现在变成粉色的啦!”
爱豆看着这条在自己眼前一下变色的卫衣,吓得眼都直了。
门外的敲门声又响了:“……换好了吗?我开门了?”
“哥,”爱豆刷得一下打开了门,手里举着那条刚变了色的粉色卫衣,“这是什么颜色?”
“粉色啊,怎么了?咦?这条卫衣怎么和你刚才穿的那条那么像?”
爱豆吓得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转头去看坐在门沿上老神在在晃着腿的小精灵,伸手指了指:“……那,那个呢?那个小东西,能看见吗?”
“嗯?什么小东西?”
“就是,就是那个有翅膀的,现在还在晃着腿的……”
“天啊啊啊是飞虫!!!”
爱豆目送着一下吓得跑出八米远的壮汉经纪人大哥,在低头看看已经飞到他手上的小精灵,只见小精灵开口:“刚才忘记告诉你啦,我是只有你才能看见的,嘿嘿。”

除了刚开始的见面有点惊悚以外,突然有了个小精灵,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特别是这个小精灵只有你能看见,也能帮你做任何事的时候。

爱豆悠哉随意地坐在马路边的栏杆上喝着咖啡,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倒是一个也没认出他来。
“谢谢你啦,”爱豆对小精灵发射了一个wink,“我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不被经纪人和工作人员带着,也不被粉丝们缠着了。”
“当明星可真累啊,”小精灵一屁股坐在爱豆的咖啡杯上,“再这么和你跑下去我都要受不了了,你到底怎么忍下来的啊。”
“没办法嘛,获得一样东西之前,总要付出点代价。”爱豆耸了耸肩,“只是我的代价可能……就是我的自由吧。”
那这代价可太大了。
小精灵鼓着嘴想。

这段时间的行程总算是跑完了,爱豆接下来要回去和团队回合,准备下一次的回归专辑。
在去公司的路上,小精灵兴奋地围着爱豆转来转去:“那你们队员是不是都长得很好看啊!”
“一般般啦,”爱豆挥了挥手,“也就是每个人拿出去都可以拍一拍电影的程度而已。”
“哇——”小精灵配合地给了个饭级反应。
“但是在那之中,我是最帅的哦。”
“嘁——”小精灵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每天看你这张脸我都要看腻了!”
“多少人每天想看都看不着呢!”

嘶——
小精灵倒吸一口凉气。
这迎面而来的美颜是怎么回事?!
这突如其来的光芒特效是什么鬼?!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哈利路亚为什么人间的男孩子那么好看啊!!!!

爱豆一边和队员说着话一边用余光瞟着激动到绕着屋子飞了一圈的小精灵,觉得好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接受到队员们疑惑的眼神,爱豆赶紧打岔:“好久没见你们了挺高兴的嘿嘿嘿。”
“????”队内最小的男孩子偷偷拉过队内大哥,“那哥是不是行程跑太多有点傻了?”
大哥深思了一会:“我看像。”

爱豆在队内年龄算是个中等排位,他曾经偷偷对小精灵这么说过:“……做中间那几个很惨的,要什么都得会。你看最小的呢什么也不做人家就觉得他可爱,最大的就算有什么问题大家也都不敢说。就剩下我们几个!苦活累活都是我们!完了一个名号都捞不着!”
“谁说的,”小精灵嗑着栗子和他说,“你不是队内ACE吗?”
“????谁教你ACE这个词的?”
“我上次跑出去听见排队的粉丝们说的,”小精灵再咬了口栗子肉,“她们还说了什么‘要不是我哥哥那么辛苦地跑行程这个团早就糊了!’哎,糊是什么意思啊?”
“……吃你的栗子去吧。”

事实上这句话并不对,爱豆所在的团体从出道开始人气就居高不下,现在出道了好几年也依然在人气的顶峰上。队内队员们现在也开始涉猎各个领域,东奔西跑,两三个月见不到一次面也是很早之前就常有的事。
上一次这样大家都在一起,好像还是上次演唱会结束呢。
爱豆看着大家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笑着抿了一口酒。
这次也好好干吧。

/

然而也就只有爱豆一个人下了这样的决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员们太久没见所以默契缺失,这次训练总频频出错。爱豆也大多感觉到了个别成员的心不在焉。
——如果只是心不在焉,爱豆倒也可以配合着继续训练下去,可是爱豆觉得更严重的是,团队的大部分成员正在渐渐失去初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准备专辑开始变得漫不经心,大约是因为一切唾手可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都更偏爱贵的珍稀的礼物。信收下了也不打开,累积在一个个箱子里,等到想腾地方了就把它们无情地打包扔掉。
可是刚出道,甚至是还在练习生时期的他们,看到一两个粉丝都会欣喜若狂,某天收到了礼物都要开心地炫耀到全部人都知道,收到信就更不用说了,每天睡前打开读一会,醒来读一会,背得比歌曲检测时的歌词还熟。

原来的我们……明明都不是这样的啊。

小精灵在爱豆身边战战兢兢地坐着。
今天的爱豆气压特别低——比今天的气温都低!小精灵吓得连糖炒栗子都不敢嗑,也不敢像平常一样往爱豆身上凑,挪挪屁股离爱豆更远了点。
小精灵偷偷去看爱豆,只见他撑着下巴往车窗外看。小精灵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那边车窗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但看到的也只是阴沉沉的天。
“哎,你知道吧,今天好像要下雪哦!”小精灵鼓起勇气朝爱豆开口。
爱豆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小精灵感到很挫败:“……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啊?你们国家的人不是都有什么初雪情节吗!哦对了!如果今天真的下雪的话!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吧!怎么样!”
爱豆叹了口气:“不用了。”
“哎呀说嘛说嘛不要客气!不管是想吃五十斤栗子还是现在要去滑雪我都会答应你的!”
小精灵起身要飞到爱豆眼前,正好赶上车遇上红灯停住,小精灵差点没停住,被爱豆眼疾手快地伸手揪住了。
“……说了不用了。”爱豆一边应着经纪人说着场地到了要下车的话,一边低声应了小精灵。
趁着爱豆起身整理衣服的时候,小精灵气鼓鼓地缩进了爱豆的围巾里。
“喂……”
“……太冷了!”小精灵没好气地回道。

小精灵气着气着,居然在爱豆的围巾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外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小精灵扑棱了几下,从厚厚的围巾里钻出来,结果发现围巾外面的世界也黑漆漆一片,窗边的角落还传来一阵一阵小声的抽泣声,把小精灵吓了一跳。
小精灵正在认真思考着在人类世界里被绑架的是可能性多少,就听这哭声越来越熟悉,她又扑棱了两下翅膀,小心翼翼地发出声来喊了一声爱豆的名字。
哭声一下停了下来,只剩下抽鼻子的声音。

小精灵顺着模糊的光线看去,依稀分辨爱豆蜷在窗边的身影,他背后的落地窗外是这座城市夜晚的耀眼颜色,可也只显得现在蜷缩成一团暗暗哭泣的爱豆更加落寞和无助。
小精灵突然想起来爱豆和她说过,自己梦想实现的代价是失去了自己的自由。可是失去的恐怕不只是自由,收获的也不只是名声和金钱,还有无数个像现在这样孤单无助的夜晚吧。

小精灵赶紧扑棱着翅膀飞到爱豆身边打转,挖空了脑袋组织安慰人的话:“呃,那个,不要哭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变出来哦!不管你是要珍珠奶茶还是三袋糖炒栗子都可以!”
见爱豆还是埋头在臂弯里抽抽搭搭,小精灵赶紧再想了想别的:“啊!车!你们男孩们不是都喜欢车吗!大不了我给你变一辆!这种程度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哎呀……你不要再哭啦,我都不知道还能给你变什么了……”小精灵一屁股坐在爱豆的膝盖上,重重地叹了口气,“看你心情不好我也好难过啊……我听说,给失落的人类一个拥抱他们心情就会变好,可是你们人类太大了!我根本就抱不到嘛!”
“如果你能变成人就好了,”爱豆终于从臂弯里抬起头来,好看的脸上还留着泪痕,声音也还闷闷的,“你变成人的话,就可以抱我了啊。”
小精灵盯着爱豆泪汪汪的眼睛,不自觉的也叹了口气:“对啊……要是能变成人就好了。”

“要是我真的变成人的话,你会开心吗?”
爱豆情绪大致平复了下来,抽了抽鼻子回答道:“可能会吧。”
“可是……”小精灵有点泄气地低下头,“这个好像有点超出我的业务水平……”
爱豆看着泄了气的小精灵,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戳了戳她:“业务不过关总部也敢派你下来出差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选中我了,我当时还在吃栗子呢,就一脚被踹下来了。”小精灵回想起自己的下凡经历还是很无语。
爱豆也挺无语的:“你们难道不应该精挑细选派一个业务能力好一点的下来吗?好歹我也是人类世界里为数不多的花美男啊。”
“嘁——”小精灵刚想说什么来反驳他,就发现爱豆背后的窗外落下来星星点点的雪花,一下就高兴地跳了起来,“啊!下雪啦!你快看!是初雪诶!!”
爱豆趴在窗上低头看,地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白色,小精灵在他身边蹦来蹦去,他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要是在初雪许下的愿望真的会实现就好了。
爱豆看着窗外的雪景,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到。

/

爱豆现在很惊慌。惊慌程度不亚于第一次见到小精灵的那一刻。
“不是,等等,你,”爱豆吞了吞口水,“你你你你你哪位啊?”
“我我我我……”说话的人也很堂皇,“我我我我是你的愿、愿望小精灵啊。”
“不是不是,可是我、我的小精灵有翅膀啊,”爱豆由于受到冲击,手还比成翅膀样扑棱了两下,“而且我的小精灵很小啊!!”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人了啊!!!”小精灵气得跺脚。
“?!你还能跺脚了!!”
“我本来就有脚好吗!!!”

尴尬,真的很尴尬。
主要是你本来有一只小精灵!她小小只的!还没你的手掌大!每天睡在枕头旁边就像玩偶一样啊!
谁知道今天起来睡在旁边的会是一个妙龄少女啊!!
爱豆想到这里,裹紧了自己开着扣的睡衣:“你、你该不会趁我睡着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吧!”
小精灵怒丢一个枕头,命中爱豆的鸟窝头:“这话是我说才对吧!!”
爱豆把睡衣裹得更紧了点,持续用不信任的眼神盯着她。
“咳,你的清白不重要!”小精灵义正词严的说,“现在重要的是找出问题!解决问题!”
“???你说话怎么一套一套的??”
“上次跟着你开公司会议的时候你们老板不是就这么说的吗?”
“……别学那个秃老头说话。”爱豆制止了小精灵错误的人类语言学习,“还有,你不是精灵吗?你试试能不能变回去啊!”
“变不回去了,”小精灵垂头丧气,“没有翅膀算什么精灵啊!好丢人啊!”
“那至少也要救一下这个状况吧!!”爱豆怒了,“要是一会我经纪人把门一开!一看!有个女的!我怎么解释啊!”我可是根正苗红的优秀爱豆啊!!

不过爱豆好像忘记了,人类世界存在着传说中的墨菲定律。
所以爱豆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扭开了。

爱豆和刚进来的经纪人大眼瞪小眼,紧张到迅速起立:“不是,哥,你听我解释,她、她是……”
“你还在这干嘛呢快点换好衣服出来!车快来了!”经纪人叉着腰对爱豆吼道,接着转过头对着小精灵,“还有你!让你买早餐你买去哪了!快下楼买去!”
经纪人说完两句话后就退场了,留下了两脸懵逼的爱豆和小精灵。

“我想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变成人这件事!”小精灵拎着买好的早餐钻进保姆车里,凑到坐在后座玩手机的爱豆身边咬耳朵,“一定是你昨天diss我业务能力不好被我们总部听见了!所以代替我实现了你的愿望!”
“你现在连diss都会说了?进步很快啊。”
“哎呀!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爱豆低着头玩手机,随口回了小精灵一句。

下一秒爱豆就被忽然靠近的阴影遮住了视线,刚要抬头就措手不及被小精灵揽进了怀里,少女声就靠在自己耳边,黏乎乎地像刚化开的奶糖。

“重要的是,现在你的愿望实现啦。”

/

不管怎么说,小精灵要开始她真正的人间生活了!
虽然变成人之后她成了爱豆身边的小助理,天天跟在爱豆身边跑行程,最近还因为爱豆有个新剧要开拍了所以更加忙碌。但是可以学到很多奇妙的人类用语,她还是很开心的!
不过有一点她真的很不满意。
“为什么栗子会变得那么小啊!”小精灵盯着抓在手上的栗子,就差没大哭出来,“明明之前都和我一样大的啊!!”
“那是因为你也变大了啊。”爱豆很无奈地回复她。
“这样的话一袋根本就不够吃嘛!”小精灵可怜巴巴地盯着那一小颗栗子,“看来以后要多买一袋才行了。”
爱豆看不得她可怜巴巴的样子,掏出钱包就往她手里塞:“去去去,买你的栗子去。”
小精灵一听这话一跃而起,蹦得地板咚咚响:“真的吗!那我再多买两袋可以吗!就两袋!”
爱豆挑了挑眉。
小精灵见爱豆脸色不善,继续恳求:“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今天早上还下雪了呢!下雪天的时候当然是要吃栗子啊!”
所以下雪和吃栗子到底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求你了!没点栗子真的扛不住的!求求你再让我多买一点吧!”
……算了,我是一个人,不和小精灵计较。
爱豆这么想着,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快去。
小精灵惊叫一声,扑进爱豆怀里紧紧抱了他一把:“谢谢金主爸爸!”
爱豆刚想问她这词又从哪学的,就看着小精灵一蹦一跳地跑出门去,仿佛看到了她身后不停挥动的小翅膀。
这么可爱也是可以的吗?!很犯规啊!

小精灵抱着两袋栗子回来的时候,爱豆已经洗好澡在坐床尾看剧本了。
爱豆这次演的是一个拽得二五八条的大明星,设定是专用鼻孔看人,但是爱上了努力的新人编剧后开始陷入恋情的俗气故事。
不过小精灵倒是很喜欢,还经常拿爱豆的剧本来看,还会喊爱豆来和她对台词。这下看到爱豆看剧本就像脚底抹油一样三步并两步小跑来到爱豆身边坐下:“来吧!我们来对台词!”
爱豆摊开刚才在看的这一页,指了指用笔标记过的一段:“那就这段吧。”
小精灵接过来读了读,发现这已经是男女主角进入到了表白的关键时刻了。
小精灵来了精神,按着剧本里的台词念道:“你刚刚那是在和我告白吗?你再说一次吧,我挺喜欢听你告白的感觉的。”
爱豆别过头去:“我不记得我刚才怎么说的了。”
“再说一次吧!再对我说一次我喜欢你有那么难吗!”
爱豆按照剧本里要求的站了起来,用手摸了摸后脖子做出难为情的样子,眼睛看向别处:“对,很难。”
小精灵也跟着站了起来,刚要跟着去抓爱豆的袖子就被床单绊了一跤,结结实实地摔进了爱豆的怀里。

小精灵只感觉这一摔太难为情了,不好意思地从爱豆怀里抬起头来看他。但是爱豆一反常态地没损她,也低着头,用漂亮的眼睛笑着看着自己,还用手帮她理了理乱了的头发。
爱豆长得真好看啊。小精灵有些出神的想。眼睛水汪汪好看,挺直的鼻梁也好看,嘴唇还泛着点亮晶晶的光泽也很好看。
“我发现……”“你觉不觉得……”
小精灵和爱豆同时开口,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你、你先说!”
爱豆的眼睛不好意思地往别处瞟了一眼,舔了舔嘴唇,眼神再回到小精灵身上的时候,轻轻地摸了摸小精灵的耳尖,“你觉不觉得……我们最近拥抱的频率……变高了啊?”
“……啊?”小精灵沉默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台词里有这一句吗?我为什么没看到?”
“………………”

喜欢的小精灵不解风情怎么办?急,在线等。

不过很快爱豆就没有思考这些的时间了。进了组以后爱豆每天除了拍戏就是拍戏,偶尔还要去参加其他行程,行程来回转,用小精灵的话来说就是“跑得像一颗旋转的陀螺”。
然而今天这颗陀螺转不起来了,因为就在几个小时前,因为剧组请的非专业司机出现失误,爱豆在一场戏中大腿骨折。
医院的病房外传来经纪人和剧组的人争执的声音,刚检查完的爱豆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稍微一动就倒吸一口凉气。
小精灵还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只能坐在一旁愁眉苦脸的看着爱豆,偶尔拍拍他的肩安抚他的情绪。
“不是,”爱豆艰难地开口,“你不是愿望小精灵吗?我现在的愿望就是腿马上好,现在就好。”
小精灵也很为难地开口:“我们对人类的健康是没有办法操控的……”
爱豆大概是疼的,眼里都起了泪花,一听这话不知是不是气的,别过头去骂了句脏话。
小精灵看了也不忍心,只好拼命安慰他:“没事的,你别着急,做了手术很快就会好的。”
“那我还跑什么行程啊?”爱豆转回头来含着泪瞪着小精灵。
“你可以趁这个时候好好休息——”
“你懂什么啊!”爱豆气得朝小精灵大喊,“我不能休息!我没办法休息!你知道做我们这行需要什么?出镜率!放弃了这次机会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以为观众会等你吗!”
“你还有你的粉丝啊!”小精灵被这么一吼,也委屈地喊了回去,“你的粉丝会一直等你的!”
“能等多久?你一个月不出现她们就有可能爬墙,两个月不出现她们就有可能变心,等到腿好了你再出来她们还记得你是谁啊?!”
“你这么说太过分了!!”小精灵气得直跺脚,“总会有人等你的!真心喜欢的人一定会等你的啊!”
“不会的,”爱豆透过眼泪去看小精灵,怕忍不住掉出眼泪,把头扭到一边去了,“反正你什么都不懂。”
“对,我什么都不懂,我业务能力还不强,不配做大明星你的愿望小精灵行了吧!”
小精灵说完就含着眼泪气鼓鼓的走出了病房,正好撞上要来劝架的经纪人,头也没抬就走了。
经纪人看了看走得飞快的小精灵,再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爱豆,大大地叹了口气:“你说你们吵什么呢……”

吵什么呢?爱豆冷静下来后也在想。

可能是自己想要康复的心太过急切,也可能是因为觉得亲密的人无法感受到自己的心情而失望,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好像都没办法怪到小精灵的头上。
她存在的地方单纯又善良,无法理解人类的奇怪的情绪好像也是正常的事。
爱豆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小精灵这一跑就是大半天不见影,爱豆心里急,但拖着条骨折的腿也没办法找。正想着要让经纪人去找找,小精灵就推开了门。

气氛有点莫名的尴尬。爱豆看着小精灵,转了转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睛瞥到一边去又瞥回来,看到小精灵还在盯着自己。
爱豆咽了咽口水,还是开了口:“对不起——”
“对不起!”
话音刚落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你道什么歉啊?”爱豆问,“你又没做错什么。”
“我朝你发火了啊……”小精灵低下头嘟嘟囔囔,“你受伤了应该很着急才对……可是我什么也不懂。”
“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不应该这么对你的。”爱豆看着坐到自己床边的小精灵,摸了摸她的头,“以后不会了,对不起。”
“没关系,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小精灵也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过以后不要再这样啦,别的精灵可没有我那么善解人意。”
“别的精灵?”爱豆眉头一皱,“什么别的精灵啊?你要走?”
“呃……”小精灵的眼睛转了一圈,“不知道,不是吧。”
“什么啊?”爱豆一急,扣住了小精灵的手腕,“别嗯嗯啊啊的,为什么突然提别的精灵?你要去哪?”
“我哪也不去啊,”小精灵笑着朝他歪了歪头,“我是你的愿望小精灵诶,你让我去哪我就去哪。”
爱豆这才微微放了心,松开她的手腕躺回枕头里。
“你明天就手术了对吧?”小精灵问。
“嗯。”爱豆点了点头,“说我的伤口没什么事,明天就可以接受手术。”
“嗯……那一定没问题的,”小精灵朝他笑着保证,“不要太紧张,眼睛一闭上手术就做好啦!一定会成功的!”
爱豆被她逗得笑了起来:“行啊,等我好起来,我们去小区外一起吃糖炒栗子吧。”
“嗯,”小精灵点了点头,“你请我吃哦!我要吃两袋!”
“看把你厉害的。”

/

可是从爱豆手术做完到恢复清醒,甚至到手术完全恢复,再到他开始接洽下一部戏,小精灵都没有再出现过。
爱豆也问了身边的人,可是身边的人都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小姑娘的存在。持续的发问还让经纪人吓得以为他做了手术出现了什么后遗症。
也算是拖了手术的福,公司让他休息了挺长一段时间,再后来给他安排的也都是电台或出席电影开幕式这一类比较轻松又能保证出现频率的行程。
闲下来的时间里爱豆做了几首歌,拿去给公司工作人员想讨论修改一下,没想到还弄出了个冬日单曲。

爱豆坐在去签售场地的保姆车上,哼着自己的歌,突然发现外边下雪了。
“嗯?下雪了!”爱豆高兴地贴在窗上,“哥快看!今年的初雪啊!”
“看看看看个啥,”经纪人正开着车,冷不丁被突然咋呼的爱豆吓了一跳,“你是没见过雪还是怎么的。”
爱豆撇了撇嘴,心里想着你才不懂初雪有多不一样呢。
在初雪的时候许愿的话……是真的会实现啊。
那就拜托小精灵赶紧再出现在我身边好了。

“哥哥这次的歌好好听!我真的超喜欢的!”
“我也很喜欢。”爱豆开启营业模式,笑眯眯地对少女饭说话。
“这次单曲能有签售真的太好了,好久没近距离见到哥哥了呢。”
“是啊,我也很想你们。”
“哥哥以后不会再受伤了吧?之后会好好进行活动的吧?”
“当然啦,”爱豆敲了敲这位少女饭的头,“明年你们说不定会一直见我见到腻哦。”
少女饭得到了想要的回答,捧着签了名的专辑高高兴兴地下去了。

“下一位。”
专辑首先递了过来,爱豆接过埋头正签着名,对面的女孩子和他打了声照顾:“哥哥你好。”
“你好呀。”爱豆刷刷签完了名,向上去看便贴上的问题。
“有一个问题想问哥哥呢。”
“嗯……”爱豆再读了一遍问题,忽然愣住了。
对面女孩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下雪的时候,应该吃两袋糖炒栗子,还是要吃三袋呢?”

等等。
该不会是……

爱豆缓缓的抬起了头。
对面的小精灵朝他眯着眼笑了起来。

“……十袋我都给你买!”
“不不不,我、我给你开个糖炒栗子店。”爱豆语无伦次,又害怕小精灵再一次走掉,赶紧伸手去握住她,“你这次再也不走了吧?”
看着她只是笑不说话,爱豆又问了一句:“你这一次回来,就不、不会再走了吧?”
小精灵觉得爱豆这句话问得傻里傻气,笑得不行,赶紧把手也伸过来,握住了他的。
“当然啦,”小精灵朝他笑着,“我就是回来找你的啊,以后也不走啦。”

回去的路上爱豆牵着小精灵的手,雪下得是比刚开始大了点,踏在地上开始留下浅浅的脚印。
爱豆一个人过了很多个冬天,也看了很多场雪,但是没有哪一年的雪像今天这样让他觉得幸福又满足。
大概是知道以后的路都有人陪着走了吧。

谢谢你呀,小小的神明。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

评论(13)
热度(31)
©元气招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