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气招财

“我等不及,太爱你了。”

樱花结局【圆我】


/

그대여 그대여 그대여 그대여 그대여

/

你刚坐下来就被后座的全圆佑用笔戳了戳后背,你转回头去,就发现他举着他的手机,鼓着一张脸看自己。

你瞥了一眼手机上的内容,是自己昨天和他的聊天记录:“干嘛?”

“干嘛突然说不去釜山了,之前不是还答应得好好的吗?”

你被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心虚,故意不去看他转回头去:“那是因为……突然有事啦。”

“什么事啊?”全圆佑不依不挠地在你身后进行发问,声音比平常还低了几度,估计是真的有点不高兴了。

你抿了抿嘴,克制了自己想去安慰他的冲动,抛下了一句:“反正就是有事啦……改天吧。”

这下全圆佑在后面没了声音。你想转头去看看他是什么表情,又怕露馅。正想趁着从抽屉拿书的时候能偷偷转个头,就又听见他的声音。

“可是如果不是这次去……樱花花期就要到了啊。”

/

你和全圆佑都想去釜山看樱花很久了。三月份刚开学的时候就定下了要在四月这个短假去一趟釜山。

可不是有一句话嘛,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个变化就是……原来还可以当朋友甚至弟弟一样相处的全圆佑,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居然对他动了小心思了。

这样一来,“和喜欢的人一起去看樱花”虽然是个好的设定——

“可是千万不要成为廉价的女人哦!你知道吧!”好友给你出谋划策,“你要是想再近一步,把他从'喜欢的人'变成'我的男人'的话,就要适当的推拉才行!男人们都一样的!如果太容易得到就不会珍惜了!你也不想一辈子都当好朋友吧?”

“唔……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推拉这种事你一点也不拿手啊。

况且失去了一个和全圆佑一起看樱花的机会诶。

“哎呀,没事的,”好友大概猜出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想啊,没了这次,未来还有千千万万次,你要有取有得啊!”

嗯……有道理。

所以你就这样拒绝了全圆佑。

就在拒绝完全圆佑的第二天,你就深切的体会到“后悔”两个字的写法。

你转头看着全圆佑的桌子,耳边是班主任说的话:“……全圆佑同学呢,昨天晚上突然肠胃不舒服,这次运动会可能就没法参与了。有没有其他人顶替一下他的位置……”

顶替什么顶替。

我们圆圆才没人可以顶替呢。

你气呼呼地转回身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发什么脾气,趴在桌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

——你现在还好吗?还在医院吗?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大事。已经去完医院回来了。

——那就好……你什么时候回校啊?

——可能一个星期后?我也不确定,我妈想让我在家呆久点。

——那样也好,休息得好一点再回来哦。

——嗯。

——还有……

——对不起……

——O_O?为什么说对不起?

——就是对不起……

/

除了体会到“后悔”这个词的深切含义,你也给“相思”这个词标写了无数注释了。

相思就是什么事都想告诉他。

食堂出了什么菜也想告诉他。

校运会得奖情况怎么样也想告诉他。

老师今天骂了没写作业的文俊辉也想告诉他。权顺荣逃课去练舞也想告诉他。李知勋今天又凶人了也想告诉他。

……

相思可能就是……好想见他。

就这样来到了全圆佑家楼下。你盯着那扇关着的窗,猜测着这时候的他是躺在床上睡觉还是坐在桌前看书。

唔……也可能都不是,抱着一篮小番茄嘴鼓鼓地在吃也有可能。

这么说起来我们圆圆真可爱啊。嘿嘿。

你正偷笑着抬头起来看,正好对上把窗门推开的全圆佑。两个人猝不及防对上了视线。

你当下手足无措,差点想遁地逃跑。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全圆佑给叫住了:“你怎么在这?!”

你手忙脚乱,脑系统估计都失去控制,当下扯了一个最烂的谎:“……我我我,我顺路经过!”

“顺路?”这谎扯的全圆佑也有点懵,挠了挠后脑勺,“啊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嘛。嘿嘿。”

嘿嘿嘿嘿什么嘿!

你着急的拔腿就要跑,听见全圆佑在身后喊你也不管不顾。又突然想起来要对他说点什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那个!”

“嗯?”

“快点好起来哦!”你仰头朝他喊着,“要好好休息!”

“知道啦。”

“还有……快点回来哦!我……”

“嗯?你什么?”

“……没什么!我走啦!”

/

——你今天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啊?话没说完就跑了,我一直好奇到现在。

——都说了没什么啦,你赶紧睡觉吧。

——你要是不说的话,我会好奇到睡不着的。

你拿着手机,被全圆佑的回复气得啧了一声。

不解风情的臭小子。

“我很想你”这句话要我怎么说出来嘛!

/

你身后的位置整整空了两个礼拜。以至于到了距离月考还有三天的时候,你走进教室看见全圆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全圆佑见你瞪着眼睛看着他觉得好笑,对着你也笑了起来:“不认识我了?”

“怎么会……”你拼命压住自己想咧开的嘴角,低着头走到座位上。

“在家呆得太舒服了……都没有好好复习……”他趴在你身后的书桌上,嘟嘟囔囔地说着,“笔记借我看看吧,明天就还给你。”

你打开书包的手停顿了一下,抽出了另一本蓝色的笔记本。

“不用还了,”你递给他的时候说,“这个本来就是帮你做的笔记。”

全圆佑接过后没再说话,身后只传来他翻笔记的声音。

你偷偷转过头去瞥玻璃窗,就看到他在你身后低着头,修长的手指握成拳,抵着向上的嘴角。

/

——樱花的花期到了。

/

今天本来是你和全圆佑一起值日,但是全圆佑因为一封粉红色的信所以和文俊辉交换了。

“呀,圆圆你也太过分啦。这什么?'如果同意和我交往的话请在校门口和我见面'?为了去答应小姑娘的告白所以和我换值日?我还约了人去打球呢!”

“你别乱说,什么答应啊,”后方传来全圆佑略带慌张的声音,“那个…就算是拒绝也要当场说才行吧。”

去什么去!不准去!

全圆佑你要是敢去,我就放了你自行车的气!

不不不这不够狠,要把你的小狐狸抓起来折耳朵才行!

你趴在桌上用圆珠笔乱涂着草稿纸,本来想用这个缓解自己的烦躁,没想到更烦了,恨不得把笔摔在地上。

可是发火的理由是什么呢?

自己只是一个喜欢全圆佑的人而已,从这个立场来看连说“不要去”的权利都没有。

早知道就不玩什么莫名其妙的推拉了……

如果那个时候去了釜山,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可是现在樱花的花期都到了呢……

“可是现在说的话,应该不会太晚的。”

“嗯?”

你握着扫把站在教室的最后面,有点惊讶地抬起头来看对你说话的文俊辉。

文俊辉站在讲台上,拍了拍刚因为擦黑板而沾满粉尘的手:“我说,喜欢我们圆圆的话,现在说应该也不迟的。”

“你因为圆圆被告白所以心情不好吧?都写在脸上呢。”

被拆穿心事的你还有点尴尬,支支吾吾了几声也找不到话来回他。

“相信我啦,现在还来得及。”文俊辉一脸老神在在地看着你,“因为心意相通,所以现在说也不会迟哦。”

/

上一次那么用力跑步是为什么来着?好像是为了过该死的八百米考试。

还记得那时候全圆佑就站在终点线,举着两瓶矿泉水在等你,嘴形一张一合大概是在说加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接住自己的时候,心跳太快的缘故——

好像就从那时候开始,就只能对这个人心动了。

/

——你好,我叫全圆佑。

——我想加你kakaotalk的账号。

——下课后去哪?书店?那一起去吧?

——唔…我最近知道了一家蛮好吃的店,周末一起去吗?

——四月份的短假你想去哪?

——那我们一起去釜山吧,你不是说过想看樱花吗?

/

心意相通的话……现在说也不晚。

/

“全圆佑!”

全圆佑听见你的声音就回头来看,看见是你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就停下了向前走的脚步。

他身后的人行绿灯转红,车流开始穿过你们俩的身边。

“怎么了?”他看着跑到面前气喘呼呼的你,想要扶一把,你顺势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顺着他的手臂向上看,是扣到锁骨的扣子,再向上是线条好看的下巴,接着是英挺的鼻梁,最后是正在看着自己的眼睛。

“你…你先听我说,你先什么也别说……”

“我、我喜欢你,有有有一段时间了……”

“之前说去釜山突然又不去是因为……是因为莫名其妙的推拉……但是我决定以后再也不要那样了……如果、如果下次你还想和我一起去釜山看樱花,那我现在就答应你。”

“还有…还有……我上次去你家楼下不是顺路!是我想去见你所以才去的!”

“你后来问我说不出的话是什么,那句话是我很想你!”

“嗯…还有……”

“等等。”你还要说的话被全圆佑给打断了,他挣开你抓着他的手,双手按上了你的肩膀。

不知道是一口气说了太多的话,还是全圆佑现在和你凑得太近。你感觉心脏突突突地跳,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胸腔了一样。

“那个……”你刚想说什么,就又被全圆佑打断了,“这次你先别说话……我……”

全圆佑一副欲言又止,让你皱了皱眉头。

你看着面前的全圆佑也紧皱着眉头,像在想着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未了又把眼光看向你这里。

接着感觉他按在你肩上的手收紧了一点,你们之间的距离因为这个动作再近了一些。

“……我一开始,是想在樱花树下这样做的……”他的脸一点点地凑近你,“……但是在红绿灯下接吻,你也没关系的吧?”

/

明明樱花期已经结束了。

为什么我感觉才刚开始呢?

/

그대여 그대여 그대여 그대여 그대여 

你呀 你呀 你呀 你呀



评论(1)
热度(67)
©元气招财 | Powered by LOFTER